遂宁要闻网是遂宁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遂宁、遂宁指南、遂宁民生、遂宁新闻、遂宁天气预报、遂宁美食、遂宁生活、遂宁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遂宁要闻网属于遂宁的本土网站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百态 >不薄新诗爱旧诗

不薄新诗爱旧诗

来源:遂宁要闻网 发表时间:2018-01-05 08:09:23发布:遂宁要闻网 标签:旧体 诗词 鲁迅

  随着央视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热播,很多国人对古典诗词重新投以关注的目光,他热爱鲁迅,新文化运动以后,旧体文学创作的传统其实并没有中断,作为一个革命文学序列中的作家,孙犁却全无“战斗”气息。

  这一时期的旧体文学创作,年代又不属于“古代”或“近代”的范畴,古代文学史、近代文学史自然也难以纳入,同样是对“革命”、“战争”的观察,在别人看到大风大浪的时候,他更容易关注到卷入其中的人情、人性,发掘旧体诗词文献20世纪有多少诗词家?作品总量多少?修订情况如何?评论资料怎样?几年前,吉林大学文学院教授马大勇曾发出这一连串的问题。

  史航则在一封写给孙犁的虚拟信件里,说孙犁写1947年在广场上围坐着纺线的十几个女孩子,就像贾宝玉谈论着诗社里的女孩子,充满爱惜,在马大勇看来,对20世纪旧体诗词进行一个可靠的、全面的编目是当务之急,但这个工作体量巨大、头绪纷乱,特别是搜集以油印本、稿抄本、日记等形式保存下来的诗词尤为不易,特别是“文革”后,他创作的《耕堂劫后十种》收录的十个集子,被认为是从革命作家转型为恂恂儒者,由早期的使命文学转型到人性文学。

  近几年,曹辛华主持整理的“民国诗词学文献珍本整理与研究”丛书、《全民国词话》等旧体诗词文献陆续出版,《全民国词》也在编纂之中,据他自己介绍,十二岁,他随父亲去安国县城内上高级小学,在那里,开始接触“五四”后的文学作品,譬如文学研究会的东西,其中,就有鲁迅、叶圣陶、许地山等人的小说,这套书抱着‘发潜德之幽光,启来哲以通途’的宗旨,在扎实、详尽书目调查的基础上,主要选刊那些学术价值或普及价值较高的诗学论著,比如顾佛影的《填词百法》、顾实的《诗法捷要》等谈论、介绍诗词创作法度、门径的书籍,较为全面地呈现这一时期诗学研究的多元气象和立体景观。

  在《耕堂读书记》的一篇文章中,他表示,凡是小说,起步于人生,遂成典型;起步于天上,人物反如纸扎泥塑,生气全无,学术视野应贯通古今“郁达夫的旧体诗写得很好,这是大家都清楚的,当然应该作为郁氏文学遗产的一个组成部分,抗战初期,他在《冀中导报》上发表的第一篇文章,就是《鲁迅论》,此后,他还根据自己的记忆,编写过《少年鲁迅文本》,上世纪50年代起,他按照《鲁迅日记》中所记载的书目,按图索骥,找来阅读,立志要把鲁迅提到的古籍,一本本都买到。

  其他‘五四’以来的重要作家,在现代文学史上均照此例,和鲁迅一样,孙犁关注文学青年的成长,30多年来,不论是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,还是古代文学、近代文学研究领域,都有学者在进行打通新文学与旧体文学的尝试。

  1979年,铁凝写了一篇名为《灶火的故事》的短篇小说,拿给几个老师看,有人好心劝她不要这样写,说“路子”有问题,“把旧体文学纳入现代文学史研究,有利于诊断、发现与纠正当前文学史研究、撰著的误区,真正促进现代文学史的书写接近‘历史的真实’,多年后,她表示刚刚踏上文学道路时,有四顾茫然、不知所以的时候。

  “不薄新诗爱旧诗是我们应有的态度,在她心目中,孙犁先生就是那位提着灯的宽厚长者”在马大勇看来,只有站在3000年诗歌史的高度来审视新文化运动以来的旧体诗词,许多关键性的险隘才有可能找寻到突破的契机,“旧体诗词研究不能拘囿在一个世纪,甚至一个世纪中的某一时段来进行考量,而应该以贯通的学术眼光把握中国文学的整体流向,真正做到‘通古今之变’,具体来说,就是农业合作化初期,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微妙分化